代开十堰增值税发票 -代开襄阳增值税发票

StartFragment

代开十堰增值税发票

【QQ:995858577 电话:136-3288-1080,张先生】,100%保真,税率优惠,可退税,验证后付款 电话:136-3288-1080张经理QQ:995858577验证后付款!

业务:机械设备、电缆、钢材、汽车配件、泵、化工材料、塑料、物资、废铁、电器、建筑装饰等.保真,诚信第一,欢迎客户长期合作!点数从优 。古风段子 “师傅在上,请受徒儿一拜!”

那年春暮,她终于让那个不染人间烟火的男子感动,收她为徒。

她仍记得在俪山上,当年那个七八岁的自己黏在他身后,不停地唤着“师傅师傅”,他总是淡漠的摸着她的头发,淡漠中却有一丝宠溺和无奈“璃儿乖,师傅还有事,璃儿先去练剑吧!师傅待会一定去陪你用完膳!”她却不依,每每要陪着他看些信件。他也不曾瞒她,由信中可知,他是当朝皇子,自小被送到俪山修身养性,其实只是变相的软禁罢了。她不知道这个比她大十岁男子究竟从小受了多少苦,但她一直在心里想,师傅,你以后再也不是一个人了!

一晃,便是十年,她如今还记忆犹新,那个夜晚,那个雨夜,俪山突然闯进几十个黑衣人,为首的那个华袍男子只是邪恶地笑着,看着师傅满身是血却依旧护着她,她毫发无损。男人道“三皇兄,难怪这些年你在京城的势力蠢蠢欲动,看样子是为了这个小美人啊!”男人略带调戏的声音让她恶心,师傅却将她抱得更紧了,她第一次见到师傅那么生气“有我在!你休想碰到她!”她在他胸前听到那有力的心跳声,她不怕!因为,她相信师傅!

是血,染红了雨夜。

她看着师傅杀尽所有人,那个白衣翩翩的师傅如今却浑身是血,有别人的,还有……被那些人刺伤的!

她跪在地上,抱着奄奄一息的他,“师傅……师傅……你别睡啊……师……”

“璃儿……师傅不行了,咳咳……”便是几个字,却又喷出一口鲜血!

“啊————”她惊呼!她天人般的师傅!怎么会这样!她从小依赖他,爱他,如今他要出事叫她怎么活!?

“师傅!你不会有事的!”她盈盈泪眸刺痛他的眼,往日巧目盼兮的小脸却满是泪水。她弱小的身子背起他沉重的身躯,“师傅……璃儿学了好多医术,一定能救好你……”白璃不知是对萧云沐讲,还是在对自己说。

在她背上的萧云沐满足的闭上眼,微微勾起唇,胸前的鲜血染红了她的背。

回到茅屋,他依稀间看到那丫头哭着却忍住不发出声音,到处找医术,捣药,但她的医术就是自己教她的啊,自己能不能活他比她更清楚“咳……璃儿……”他将她叫到身边

“师傅!您别说话!璃儿……”她怕师傅伤势加重,连忙道

“不……璃儿……俪山后山有一片花林……那、那里有回生草……咳、可以救为师……”

他未说完,便看到她火急火燎地冲出去,他释然一笑“咳……傻丫头……”

次日,她归来,因着她根本不知道回生草长什么样,几乎把满山的草都拔了回来,满身都是被花草树枝划破的血痕,一推门,却看见空荡的房间,以及冷冰冰的床榻,她顿时失声痛哭,师傅,你不要璃儿了吗?!却看见茶几上压着的书信,“璃儿亲启”几个大字映入眼帘,她知道那是师傅的字!连忙打开“为师时日不多,其实后山根本没有回生草,为师第一次骗璃儿,还望璃儿莫要记恨师傅。师傅自知不能拖累你,没有师傅在的时候,一定要好好吃饭,好好睡觉,切勿伤心过度,好好活着!这俪山留给璃儿了,就当是为师给璃儿将来的嫁妆,莫要让我萧云沐的徒弟嫁出去脸面无光啊。写及此处,为师已准备自我了断,璃儿莫要寻我。还有,萧云沐,很爱白璃,很爱很爱!”末处几滴刺眼的腥红更是让白璃心中一紧,赶忙出去寻找,却怎么也找不到,最终在那断情崖上看到一缕破布,沾着鲜血,她敢肯定那是师傅的衣服,却心中死活不肯相信,看着下面百尺悬崖,云雾飘渺,隐有老鹰尖厉的叫声,她心中绝望,刚想随师傅去了,却突然想起师傅那句话“璃儿,好好活着!”

她跪在地上,眼睛似乎已经哭不出泪了,声音也是嘶哑无比“师傅……你怎么忍心……璃儿还从未与你说出‘我爱你’三个字,你怎么能先走呢……”

后来,她回到了俪山,收拾了整个山庄,将血迹处理干净,每日依旧笑语盈盈,只不过没有人与她讲话,只是她一人对着花花草草,或者蝴蝶,或是鸟儿,一遍一遍问“师傅什么时候回来呢?”

元年仙历九年,距师傅离开已有三年,她已经记不清她每天是怎么度日如年地活下来,只是知道,师傅喜欢看她笑,便日日强颜欢笑着看着这她与师傅一起相处多年的俪山的一草一木,每日睹物思人,心中却是在滴血……

又是春暮,她依旧对着蝴蝶自言自语,却见草丛后一闪而过的白影!

她怔住了!是的!绝对不会错!衣角绣着他最爱的梅花图案不是他是谁?!

她追过去,说不出是惊喜还是害怕!她怕!终究只是自己的幻想!

“师傅!等等……”她气急了!师傅为何要跑?!倏地,她不慎跌倒,看着掌心蹭破的鲜血,她跪在地上苦笑,“若是师傅怎会就这样看着我受伤离开?果然是我妄想了……”却见前面那人突然转身将她扶起,顿时间天地间花儿都失了色,白璃看着眼前日思夜想的面容确实微张小嘴一个字都吐不出来。萧云沐听言勾唇轻轻微笑,一双好看的眸子泛起层层春水。抬手轻柔地捋过她一绺微乱的发丝,拉起她的手、叹:“萧云沐永远也放不开璃儿的手了……”

她在他怀里痛哭,三年的思念全都变成泪水,肆意流淌在萧云沐的白衣上。

后来白璃得知,那日师傅跳崖竟未死,相反正巧找到了世上极为罕见的还生草,休养了三年便立即回俪山,看她这日思夜想的小人儿,本想逗逗她,哪知竟说出那般丧气的话来,当她跌倒时,他终究是心疼的将她扶起。

“璃儿,可曾怪过为师没有早些回来?”

“没有!师傅能回来!已是璃儿三生修来的福气!不过若是师傅再迟些回来!说不定璃儿就嫁人了!”她吐舌开玩笑,哪知他却当真的“白璃你若敢嫁人!我先把那男人杀了!再掐死你!”

“那你当时还让我以后嫁人……”她小声嘀咕“若掐死我那你呢?”她疑惑

“当然是先掐死你在陪你一起死!”他温柔笑道,她却将小脸埋在他胸前,感受一如当年的心跳,,师傅这辈子有你在璃儿身边,足矣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