杨 杰

我倒在地上,我的爱人继续前行。我的血顺着路旁水沟追逐了她一阵,但是,当它流尽时,便停止了追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