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yung Chuang

生活就是活用荒謬,凝視荒謬。捨棄意識上的反抗,就是逃避問題。
薛西弗斯是快樂的,而驕傲的眾神就再也無法懲罰他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