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ennie Jeans

我还只是一个孩子,因为我有一个华丽的梦,那个梦是白色的,那个梦是黑色的,梦里的我天真,幼稚,无忧无虑。梦里的我可爱,可笑,无牵无挂。我一个人在梦中自娱自乐,不愿醒来。可是那个华丽的梦却被它冷漠的吞噬着,一点一点的消失着。它,被称作真实。 当我把一种真实挂在嘴边,放进心里的时候,它就成了我沉重的包袱,坚固的枷锁,真的还是假的? 人们总是说,人们总是说,人们总是说……人们总是对的,我相信人们说的话,我按照他们说得去做,可是,错在那里了呢? 一支烟,在不知觉中,化做脆弱的灰尘落了下来。人终究也会和烟一样化作灰尘落在某个地方。也许我不过是一支已经点燃的烟,被另一些人惬意的抽着,燃烧只是绚烂的一瞬间,留在平庸中蹉跎的时光,想忘记的时候浮现了,想回忆的时候忘记了。真的忘了吗? 若干年以后,如果我完全变成另外一个人,当别人问起我的从前时,我会悄悄地对他说,死了,活在另一个世界里,一个黑白世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