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rco

3月19日,西安,雨。

站在高新路的十字,突然就觉得生活如此荒凉,每天奔波于这座城市,却从未觉得这座古城对我而言有多么熟悉。沿着明城墙一直往前,我该爱这里,还是恨这里,还是义无反顾的离开,去很远很远的地方,一直到自己垂垂老矣,或许自己只是想暂时的逃离,逃离城市,直到灵魂的再次苏醒。

说再见,真的很难,无论是已经熟透的青春还是自己内心的囹圄。

在那趟永远都不会回头的列车上,我们各自匆忙,各自歌唱。

marco.2011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