代开珠海增值税发票 -代开东莞增值税发票

StartFragment

代开珠海增值税发票

【QQ:995858577 电话:136-3288-1080,张先生】,100%保真,税率优惠,可退税,验证后付款 电话:136-3288-1080张经理QQ:995858577验证后付款!

业务:机械设备、电缆、钢材、汽车配件、泵、化工材料、塑料、物资、废铁、电器、建筑装饰等.保真,诚信第一,欢迎客户长期合作!点数从优 。弱水有妖绕三千情 第一章

传说,仙山昆仑在天之西北,千百年来寻访仙山的人有很多,关于仙山难寻的传说也有很多,却很少有人知道,昆仑之所以难寻,是因为在昆仑之下,有一道环绕昆仑的弱水。传说,飞鸟飞不过弱水,游鱼游不过弱水,浮木鸿毛也都会在弱水中沉下去。

惊蛰站在弱水边,风鼓起他柔软宽大的弟子袍,像是在他身后张开了丰满的羽翼。弱水深幽平静,浅浅的墨色,如一汪眸光,与他静默对视。

惊蛰闭了闭眼,纵身一跃!

偌大的弱水,竟然没有惊起一点水花,仿若他不是跳入了水中,而是跳下了一处不可见底的断崖。惊蛰觉着自己正不停往不可知的深渊坠去,却突然有一只手臂,缠到了他的腰上,大力拽着他往更深的水底快速坠去。

惊蛰下意识地挣扎起来,耳边听到一声轻笑,腰上的手臂便改变了力道,拖着他往弱水之上游去。

这不是还知道挣扎吗?胆子小学人家投什么水呢?

惊蛰自呛咳中抬起头来,就对上一双残阳色的眸子--救了他的是个女子,有一双季夏残阳般的眸子、苍白如雪山冷月的脸、淡绿荷茎色缠绵蜿蜒的长发。

女子笑嘻嘻地问:嘿,小哥,我见着你在这弱水边站了七天七夜,今天干脆一头栽下来,这是被你相好的小娘子抛弃了,还是被昆仑之上的那些老家伙欺负了?

惊蛰目光略动,问:你知道我在这儿站了七天七夜,还知道,我和昆仑有关?

女子翻了个白眼,道:当然,你身上这弟子袍多明显啊!

趁她说话不注意,惊蛰猛然抬手,刹时将一道金色的锁妖符钉入她眉间!

她疼痛失神,惊蛰飞身跃上岸边,手微不可觉地停顿了一下,随即坚定地扯住她荷茎色的长发,用力将被锁妖符镇住失了妖力的她拖上岸。

昆仑弟子赶来,用冰蚕丝绞成的绳索紧紧捆住女子,绳索随着她的挣扎缩得更紧,细细的蚕丝勒进她苍白的手腕,沾染上淡绿色的血液。

本来师兄你不肯换掉弟子袍,师父还很生气,怕这女妖不出来这可真是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啊!

惊蛰皱了皱眉。

鬼界上一次战败时与仙界签订的六百年不入仙界的誓约,即将期满,为防鬼界的突袭,仙界需要能够预知战事的风声木。而上一株风声木早已经在战火中毁灭,如今只有灵云山还存着一颗风声木的种子。

但是这颗种子如何能长成风声木,却没有人知道。而六界曾经的那唯一一棵风声木,就长在弱水之中。为寻风声木的生长方法,昆仑掌门派弟子前来弱水捉拿弱水之妖。弱水深不可测,弱水女妖却素来喜爱年少颜色好的男子,他师父便令他换掉弟子袍来

他总觉着这个方法不够光明磊落,便坚决不肯换掉弟子袍,心中侥幸地想,倘若女妖够聪明,就不要上钩,倘若她无视他的弟子袍依然被捉住,那,就是愿者上钩,怨不得他。

那被捉的女子转过脸来,残阳色的眸子轻佻地打量了他,冷笑道:昆仑这些老头子越发能耐了,这教出来的孩子还真是对我胃口啊。我听说昆仑长得最好的那个是首座大弟子,便是美人你吗?

惊蛰抿了抿嘴,坦然道:掌门三弟子,惊蛰。

惊蛰好名字,真适合美人你。我一见着你的眼神,就想起刚开了封的春酒来,又醇又烈。听过弱水三千吗?你身后的便是那弱水,我,便是那三千,哈哈哈哈。

她坦荡地同他交换姓名,仿若这是婆娑古书里的一片蒹葭,她从苍苍深处走来,见着他在霜露中轻笑,便害羞又大胆地送他信物,等待他的回应--而不是她被人捆住了推攘着往前走,手腕间浅绿色的血如浮萍一样盛开在她走过的路上。而他紧握成拳藏在宽大袖袍中的手,还攥着捉她时扯落的一束荷茎色长发。

第二章

惊蛰如往日一般,早起拿了随身的铁剑,去昆仑山顶的天池边练习剑术。

天池在仙山昆仑之顶,是天地至寒所在,一池明镜般的池水寒气缭绕,缥缈的冷雾终年不散。

惊蛰依然只穿了宽袖的弟子袍,手腕一转沉重的铁剑,凛冽的剑花将他周身环绕的雾气划开,剑影重重,眉眼清隽,正是年少风华,素笔难描。

三千转了转被绳索捆住的手腕,在天池中悠悠喊道:小道长,练剑呢?

她掺了天池寒气的声音沙哑中带了金石一样的质感,配上薄雾中光华流转的季夏残阳般的眸子,无端显得妖娆魅惑。

惊蛰眉尖一挑,长剑变了去势,惊起天池水中寒冽的一串水花,兜头浇向三千。

哎呀呀!

三千侧了脸,歪着脑袋笑得如传说中的水妖一般妩媚多情:小道长你好生无礼呢。

她颤抖着缩了缩唯一能动的脖子,似乎冷得受不了一般。

惊蛰抬步往她所在的方向走过去,三千被绑在木桩上的手指快速一弹,凌空一串冰凌便对着惊蛰的罩面呼啸而来。惊蛰熟练地抬手用铁剑隔开,冰凌先后击在剑身上,发出清越的声响。

惊蛰迎着三千愤恨的目光,把自己的外袍给三千披上,自己仅着了一件单薄的禅衣,目带怜悯地打量被泡在天池水中的她。

这是昆仑对待戾气满心妖怪的手段,泡在天地至寒的天池水中,让他们感觉到自己的血脉一点一点被冻结的恐惧与痛苦。

这是三千被绑来昆仑的第三个月,她每天被泡在天池里什么也做不了,天天来天池练剑的惊蛰就成了她唯一的消遣。

三千转眸轻笑,指尖却飞速一转,一排细细的小冰针就擦着惊蛰的脸颊飞了过去,一条纵横的血线从惊蛰好看的侧脸上蔓延出来。

惊蛰没有躲,或者说是懒得躲,就这么淡淡地看着三千,好像看着一只奓毛的猫似的,带着两分纵容,三分不在意的轻视。

这么有能耐,怎么不自己变把冰刃出来把冰蚕丝割断呢。

三千更愤怒了,冰蚕丝本来就是在天池水中泡出来的东西,遇着天池的寒气便越发坚韧,她如今都不敢再用力挣扎,就怕那锋利的冰蚕丝生生把她的手腕割断。

她看着近在咫尺的惊蛰,冷笑着张了嘴,一口咬在他的脸上,惊蛰愣了愣,黑着脸捏着她的下巴把她扯开。

三千看得准,不偏不倚地咬在惊蛰被她划伤的伤口上,此时欢快翘起的嘴角都染红了,她舔了舔嘴角,笑着说:美人儿,听说过我是有毒的吗?被我咬了,就等着失心发疯吧,哈哈哈。

惊蛰定定地看了会儿三千张狂的笑容,气得发黑的脸色反而慢慢好转了,故作温和地说:没有。我只听说过被狗咬了,会发疯发狂。

惊蛰师兄!

三千的话被一个清脆的女声打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