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开发票

Mother and Barista in 北京市, 中国

Visit my website

北京开发票【咨询热线:15013663623 QQ:2080506082 陈先生】“卖菜的天天都在那边摆,我上班下班那里离家近,很方便,就那样子买了。”10月28日,另一名被通报教师李萍对澎湃新闻说,她也在同一路口被拍了。

李萍记不清自己到底哪天被拍的,她只记得那阵子单位似乎集体学习了《宁化县机关党员干部“三带头八不准”行为规范》。“八不准”的第一条即为“不准在占道和流动摊点买菜、就餐”,但李萍说她弄不清“占道经营摊点”的具体概念。

10月21日,《关于公职人员违反城市管理规定的通报(第1期)》由宁化县直工委进行内部传达。王爱华、李萍得知,她们“上榜了”。

“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认出的,那么多人,大家都围在那里。”李萍有些无辜。

同期,还有另一名教师也因为“在占道经营摊点买菜”受到通报。

澎湃新闻从宁化县直工委了解到,关于3名教师的“指认”工作由县教育局工作人员来到县直工委完成。

正是这则原为“内部文件”的通报,几天后第一页遭网络曝光。批评声陡然而至:“最近怎么都欺负老师?买个菜竟然被抓到了?跟踪?钓鱼吗?”

澎湃新闻记者掌握的通报完整内容显示,在文件第二页,除3名教师外,有分别来自县烟草公司、水利局、地税局、经信局、国土资源局、疾控中心的6名公职人员“在占道经营摊点买菜”,另有1名老师“驾驶摩托车未戴安全头盔”,1名中医院的公职人员“违规停车”。

“所以当时县委书记提出来,应该把第二页提供给新闻记者。他说‘你们有点失误,第一页都是老师,如果第一页都是国土局水利局,还有什么话说呢?’” 宁化县政府一位知情人士对澎湃新闻回忆。

与部分网友此前猜测不同,宁化县相关部门声称,公职人员的辨别工作并不是通过“跟踪”完成的。

宁化县直工委10月8日发布的《关于机关党员干部在城市管理中严格遵守“三带头八不准”行为规范通知》指出,对违反《行为规范》规定行为采取暗访抓拍、街道巡查等方式进行专项督查,并定期深入有关单位查阅执法处罚单或调阅监控视频,了解掌握党员干部违规情况。

据宁化县直工委常务副书记张凌鸿介绍,“穿税务制服的,我们不认识是地税还是国税,就会让税务系统的人来辨认,烟草系统的也叫单位来辨认。”

澎湃新闻从多方获悉,在抓拍的违规行为中辨认公职人员并发布内部通报,是县直工委发布有关通知后,将范围由党员干部扩展至一般公职人员的阶段性督查结果,意在起到对各单位“提醒、警示”的作用。

但这份通报在曝光之后,却成了一次对宁化县直工委的考验。

“要讲人情,一个都通报不出去”

张凌鸿很委屈。

“我从教育系统过来的,怎么会对老师没感情呢?通报出去肯定很有压力,假如要讲人情,一个都通报不出去。”他说,这几天还流过眼泪。

舆论争议最激烈的那几天,他不敢开电脑,因为“一打开就看到网友在骂我们”。

张凌鸿很想在加强城市管理方面“做出一点成绩”。在他看来,10月21日发布的那则《关于公职人员违反城市管理规定的通报》,本意是为了提醒和造势,既不是点名批评,也不针对教师。

“不去抓落实,文件永远放在那里不去重视。我们作为主抓这项工作的单位,也要有一定方式、形式来推进。”张凌鸿表示。

为什么通报公职人员,而不去管小贩?

张凌鸿解释,“我们原来的思路是硬件要管,软件方面人员也要管。公职人员要遵照有关规定,因为大家盯着你,其他人会说‘你公职人员都可以在那里买,我为什么不能在那买?’这就影响了一批人在那里买。” 张凌鸿觉得人们形成了固定的思维习惯,对在占道经营摊点买菜显得“无所谓”。

不过,舆论的走势都围绕着教师展开,这让他感到惊讶。

“跟山西(屯留)的事件一样,‘炒’得我们好像在针对老师。通报教师吗?我肯定也不想。”在他看来,问题可能出在通报的排序上,两位小学教师出现在第一页并被上传网络,“没人知道第二页上还有其他单位的公职人员”。

从10月23日的网络曝光,到10月26日上午撤销通报的“整改说明”,处在风暴中心的宁化县直工委上上下下度过了几天焦头烂额的日子。

“就为这个事,县委书记前几天熬夜到两、三点带着我们大家开会。”宁化县直工委办公室张姓主任介绍。

这场风波似乎随着10月26日的官方回应而迅速平息,但摆在眼前的县城治理难题仍然没能解决。张凌鸿觉得宁化“再不下狠心去抓,很难扭转”,但作为县直工委的领导之一,他能想到的也就是从发挥公职人员的带头作用入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