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白的笨鸟 lee

一、 细节和透明度

《社评:法%律不会为特立独行者弯%曲》是篇奇文,我服了《环%球%时报》。相当于意识流的抒情散文来讨论严肃的社会话题,甚至涉及政%治。

法律到底指那部法或者哪些法(法律是保证公平公正的,法律囊括了纠正任何不公正的事件,而不是为谁弯曲);特例独行者如何解读(不要拿什么法律边缘、法律红线、前卫艺术家来定义,艾&未&未已经不是特例,只是暂时还没这么张扬而已);人权到底是什么、中国司法环境怎么复杂(司法应明晰简洁,说复杂就是抽自己大嘴巴,谁把它搞复杂的?);艾未未到底怎么了(没有任何事实)。

即使法律排除了特例独行者(中国人,你不要做个人,你活着一定不能要脸,要脸的都是特立独行者不受法律保护),Q&吧人员无缘无故被搞到局%子里(人口总数1%的同%志是特立独行么?几千万的绝对数量不是特立独行吧?),法律规定了正当程序,法律规定了不能随意限制他人人身自由,法律这时候在哪儿?天%朝保安侵犯了人的权利该怎么补偿?法律是你定的,你又来当裁判者,凭什么?

无数天%朝喉舌都被冠以专家、精英的称号,动不动就代表全国人民,代表全国青年,代表全国学生,代表全国工人。你代表我说话代表我应答,可我不知道,也没说你可以啊。大口号大招牌好像成了惯例,通篇可以不报道任何细节,总归就在表达一个观点,立论生搬硬套,论据飘忽不定,逻辑乌烟瘴气,毫无事实支撑。

民众需要的是事实,而不是价值判断。天%朝给的永远是个结论,这个结论是少数人代表少数人利益做出的,天%朝让你相信这个结论是最完美的,真相都是渺小的不重要的。村支书死是意外,火车上掉下来是不小心,犯人翘辫子是身体不好,石%化爆炸了是不可抗力,瘦%肉精是不可避免,你没富%爸爸不是红%色%贵%族是活该。

透明度是自身合法性的基础和威信的来源。你告诉我事实,我才能判断你的可靠性。我们的透明度基本都是官媒给的,我们有电%影%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