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 诗苇

懵懵懂懂地走进大学,怀着憧憬,怀着梦想......

曾经学过多年的语文,已经悄然间浓缩到一本不太厚的米白色扉页的书中。

楚辞汉墨,建安风骨,唐诗宋词,明清小说......多少精华,多少怀念,多少感慨,每每品味,都越发觉得弥足珍贵。

我的大学语文,是让我们的语文路,文学心,从校园,延续到社会,直到看得见和看不见的将来。

"奇文共欣赏,疑义相与析 ",五柳先生的《移居》便道出了个中真谛。赏前人之美文,写自我之人生。纵然我们现在还没有"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"的心境,也难以达到"笔落惊风雨,诗成泣鬼神"的文采。但是,我们有自己的生活,能在语文的世界里,找到自己的自由,能在这自由中,享受人生!

我心中的语文,是平和的,温婉的,有灵性的。语文,没有那"蜀道难,难于上青天"般艰难,也不会"上穷碧落下黄泉,两处茫茫皆不见"。语文,早已融入你我的身体,学习语文,是在发掘自我,悦纳自我,感受人生。

我心中的语文,有如那"明月松间照,清泉石上流"般静谧,又有如"行到水穷处,坐看云起时"般自然。

语文,窥破我的心思。

当我意气风发时,有太白伴我,"仰天长啸出门去,我辈岂是蓬蒿人";当我低迷消沉时,有陆放翁,"山重水复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";当我郁郁不得志时,有稼轩同我"醉里挑灯看剑,梦回吹角连营";当我恬静闲适之时,便有浩然陪我"开轩面场圃,把酒话桑麻";当我犹疑不决时,杜秋娘轻声对我说"花开堪折直须折,莫待花落空折枝";当我面临大义时,有"寄意寒星荃不察,我以我血荐轩辕",也有谭嗣同的"我自横刀向天笑,去留肝胆两昆仑"......

语文,让我走出焦躁与不安。

在快节奏的当代生活中,我能跟着鲁迅先生,去懂得朝花夕拾,感悟童年,重温儿时的温馨;能随着朱自清去看荷塘月色,去品味那"酣眠固不可少,小睡也别有风味";也能跟着季羡林老先生,看那迷人的雾,看那一点明,一点暗,一丝清晰,一些慌乱......我的世界,因为语文而更加宁静,更加从容。

语文,丰富着我的思想和生活。

无论是六祖慧能的"菩提本无树,明镜亦非台。本来无一物,何处忍尘埃",还是王湾的"海日生残夜,江春入旧年",亦或是鲁迅的"不在沉默中爆发,就在沉默中灭亡",都蕴含着深刻的人生哲理。文学,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,便在于她能打动你,让人痴,让人醉,让人洞若观火,让人心如止水。

大学语文,期待你!期待你让我的文学生活延续到永久!人生漫漫,文学相伴,一路馨香!